March 11, 2014

親愛的



親愛的,說了這麼多,我滿意了嗎?我甘心讓你走了嗎?還是我還想在心裡留下那小小的、那溫柔的,只有我記得的、我相信的,你的碎片?

深深的話要淺淺地說。那些來不及的,就先收起來了吧。希望有那麼一天,我還可以深深看進你的眼睛,而你和以前一樣,什麼都不用說,就都明白了。

然後那個時候,我就可以打從心底笑出來,因為我讓你走了,可是我知道自己還是擁有全部。全部的自己,全部的好,還有全部被祝福過的傷口。

等著我,那一天。

February 6, 2014

荷式點心 - 荷式可樂餅/ Dutch snacks - Kroket (the Dutch croquettes)

[本文刊載於Oranje Express荷事生非 Facebook fan page]


@Image:在荷蘭「snack automaat」 (點心販賣機)中的荷式可樂餅
圖片來源:Flickr: http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marcelthomson/3915674012/

在日劇裡經常看到可樂餅 (コロッケ) 出現在日常生活中,它不僅是便當裡令人期待的配菜,同時也是市場裡最引人食慾的一景。因此大部分的台灣人可能都認為可樂餅是日式食物,但其實它有著純正的法國血統。這個法式點心不僅風靡了日本、也同樣席捲了鄰近的低地國。而且,荷蘭人對可樂餅的熱愛可是完全不下於日本人喔!

January 27, 2014

January 25, 2014

une aprèm d'été, Paris


去年夏天我們花了好多時間在一起。不對,是妳花了好多時間和我在一起。

那是一個異常燠熱的夏天。晚上不開窗就幾乎睡不著的夏天、就算睡著了也可能在床單一片濕的狀態下醒來的夏天。熱浪侵襲了整個巴黎,但我心底從來沒有這麼寒冷過。妳說,我們今天晚上就去Hôtel du Nord吧!Simon說那是個好餐廳。然後我們一起慶祝那來得不易的、我們的暑假!我說好啊,但其實心底還在抗拒,因為我本來應該還在工作的。我們在聖馬丁運河旁邊來來回回地走,啊,真的好熱,我忍不住說出口。好像說出來之後就不會被路面反射的陽光蒸發掉一樣。我們還打了個電話給一個住在附近的同學,但不知道為什麼,和她的時間永遠都對不上。

January 14, 2014

Utrecht, stad van en naar mijn hart


一個以前在Utrecht很好很好的朋友,在我即將啟程到巴黎的時候,寫了一封信和我說,希望我搬家順利、順利跨過分離焦慮。以前一直以為separation anxiety是只有要離家的小朋友和青少年才有,後來才發現自己年紀越大焦慮越嚴重,不是只有對人,還包括對地方。這兩年生活變動太多,不管是搬家、還是要好好定在一個地方都變得很不容易,也越來越難在變動裡抓住一些不變的東西穩定自己。在家的意義越來越模糊的同時,也越來越渴望家。

December 31, 2013

Ebi chili えびちり



蔥細切、蒜細切、薑細切。

三大匙酒、四大匙番茄醬、一小匙豆瓣醬、兩小匙醬油、兩小匙糖、兩小匙醋。